【funPoint 數位觀點】諸神遠去之時 – 知識型網紅的侷限

 

 

近期『知識型網紅』在台灣成為火熱話題,幽默風趣的頻道主、配上博學多聞的影片內容,儼然成為新一代的神明 

但在 2019 年一月,訂閱數達五十三萬的囧星人宣布引退。『囧星人頻道從 2013 開始經營2016 正式全職投入,期間嘗試過訂閱制配合 YouTube 演算法改變影片形式,但最終選擇尋找正職淡出 YouTuber 界。 

而突破兩百萬訂閱的阿滴英文近日也在 Dcard 遭網友質疑,頻道的娛樂影片越來越多。這說明頻道大型化後知識與娛樂間的兼顧開始出現挑戰。  

扣掉歌集團千金那種砸錢給專業行銷團隊成為網紅的特例。究竟「知識型網紅」是否是個能夠長久經營的事業呢? 

基於以下的原因,funPoint 數位觀點認為『知識』與『網紅』在本質上有互斥,使其有週期侷限以及瓶頸。 

  1. 碎片化學習的弔詭:著名的中國知識付費品牌『邏輯思維』,推出『得到』App 在兩年內獲得六倍的戶成長,但是日活躍用戶僅僅增加兩倍 這顯示訂戶沒有完善的利用碎片化的時間。 雖然創辦人羅振宇主打『碎片化時間、碎片化學習』,但知識的內化其實是需要系統性的學習雖然『碎片化學習』提供娛樂與成就感,但能否真正的提供知識,這邊要打上一個很大的問號事實上,美國麻省理工、台灣的交大、台大,在十年前便開始將課程免費放在線上供人觀看。真正有學習需求與動力的人,便會選擇補習班或是線上學程等系統化的課程所謂碎片化學習的消費者,實際上就是對娛樂性較看重的消費者而已。
  2. 演算法是無情的老闆2018年六月,一位有著三千萬訂閱的 YouTuber『 RubénEl RubiusGundersen』,宣布需要離開一段時間,引發了一連的 Youtuber 談論自身受到的焦慮與壓力包含有著六千兩百萬訂閱的 PewDiePie 也表示『感覺自己被掏空』,演算法不需要遵守勞基法,而且善變莫測,只會全年無休的要求生產更多的內容去餵養受眾的眼球。
  3. 情緒勞動的累積壓力:網路社交媒體影片與一般電視節目最大的差異便在於能與粉絲密切的互動然而正因為如此,YouTuber 便需要無邊界的與粉絲溝通不間斷的處理各種的私訊與留言。平台沒有保鏢,網路也沒有界線,YouTuber 必須要面對長時間的情緒勞動,對心靈的健康維持可觀的壓力
  4. 個人與品牌形象之間難以維持一致性:隨著壓力與疲勞的累積加上受眾的擴大,網紅產生公關危機在所難免。而由於網路上的言論都會留下紀錄使得言行的不一致會被放大檢視。
    娛樂性 YouTube 會發生的公關危機,大抵上與娛樂藝人類似。但知識型網紅還需要面對『不夠專業』的公關危機,太多的知識錯誤會瓦解自身的頻道魅力但經營大型頻道與學術研究兩者很難兼顧,知識型網紅要面對自身專業其實是綜藝這回事。 

總合來說,網紅本身就是一種新時代的藝人、觀看知識頻道緩解的是對知識的焦慮。然而遠離知識源頭的網紅最終要面對:單純整理資料並解說與真正的研究教學,依舊有著不可逾越的差異。試圖營造專業的光環形象,容易隨著追求受眾的擴大而煙消雲散。 

隨著無情的網路記錄著你講過的一字一句,幕前與幕後之間的布幕消失,沒有神明可以在此佇立太久。 

 

更多數位新知與觀點,請追蹤我們的 funP 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