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 Google 加入廣告改善聯盟(Coalition of Better Ads )後,大力推廣廣告體驗提升標準(Better Ads Standard),更在今年年初宣布:全球的 Chrome 瀏覽器將會針對不合乎標準的網站廣告進行阻擋,並移除其廣告流量至少 30 日以上。
雖然 Google 加入廣告改善聯盟宣稱是為了協調廣告商,共同締造更加優良的使用者環境。但不如說是廣告商、內容平台與 Ad Blocker 之間的永恆戰爭。
現在的網路廣告模式是採取『羊毛出在豬身上』的收費模式,免費提供內容的平台(例如新聞媒體網站),將其中的部分版位交給廣告商並收費,瀏覽者並不直接創造收入。但是為了出售更多的廣告版位,常常會在閱讀當中出現巨大的蓋版廣告、或是自動播放聲音的影片。由於平台的金主並不是瀏覽者,因此使用者體驗往往與網站收益產生矛盾,隨之而來的就是見縫插針的 『Ad Blocker』插件。
使用者厭惡過多的廣告,而 Ad Blocker 便建立了一套檢測名單阻擋來自廣告伺服器的請求,進而阻止廣告出現在頁面上。但這個行為被網路內容的產出者視為『吸血』。畢竟沒有廣告投放,就無法支撐網站的營運,從而使不少網站啟動了『反廣告阻擋插件』的機制。
作為最大的廣告商,又擁有市佔率最高的瀏覽器,與其被 Ad blocker 牽著走,不如自己內建廣告阻擋機制,試圖透過這個方式重新取得這場戰爭的主導權。但是 Google 最龐大的獲利來源其實是來自搜尋廣告,加入改善廣告聯盟並制定的廣告標準對自身影響不大,令人懷疑是否有偏袒自家產品的行徑。
但是在Google 開發者論壇當中,針對Chrome 阻擋劣質廣告的標準『廣告密度超過 30 %』,便有人質疑 Google 的航班搜尋結果中廣告佔據頁面超過 45%,遠遠超過『改善廣告標準』。小編實測也發現,搜尋『flight from new york to london』當中,有贊助連結的部份高達 47.1%。

所以說 Google.com 有 Chrome 價值嗎?恐怕沒有。

作為球員兼裁判的 Google ,官方的說詞是:『航班推薦小工具是屬於自然搜尋,因此不算在廣告當中。』但是旁邊的贊助說明是:『根據您的搜尋查詢,我們猜測您想尋找航班。按一下這個方塊即可顯示供應商提供的結果,或許有助於您找到想要的資訊。部分供應商可能必須支付相關費用給 Google。
 
Google 在 2002 創立之初,秉持著 『Don’t be evil.』的行為準則,但是在2018年五月悄悄的從官方行為準則移到不顯眼的地方在八月更遭到爆料研發符合中國和諧標準的搜尋引擎『蜻蜓計畫』,顯然 Google 也悄悄的改變當中。
至於廣告密度的問題,Google最後的回答是:『Also, the Coalition for Better Ads is open to feedback, ideas and concerns about the program. You can contact them using this form on their site.』
你自己去跟廣告改善聯盟說。
( funP 小編 Brody )